china姑娘chinese

第二十一章 靳衍痕的身世(继续中)

留柏2020-04-14 22:05: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老大!有人闯进壁垒,外面的弟兄们都没回来!”一个打手模样的中年人急匆匆跑进来道。

铁炉旁边站着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壮汉,银白色的盔甲与其他人不太一样,是那种穿上显笨拙,脱下以后更显威武的那种。此时他正在炉子旁磨着一把剑,听见这声音,顿时把剑一杵:“他们多少人?”

“一...一个人。”这名银手颤颤巍巍的说道。

“什么?”克雷夫顿时炸毛了,“一个人都搞不定?巴德尔那废物究竟在搞什么?”克雷夫抖着胡子顿时吼了起来,让一旁其他银手打了个寒碜。

“老大,对方有备而来,而且估计是头狼,我估计她后面还有支援,不然以巴哥的实力,怎么会收拾不了?”

“嚯,原来是老朋友,这下好办了。”

“需要知会团长吗?”

“怎么?对方一个人也需要惊动他老人家?带弟兄们去办了他,砍下他的脑袋,我有嘉奖。”克雷夫不耐烦的眯了眯眼,摆摆手驱走了手下。

克雷夫拔起杵在地上的剑,心里不禁纳闷,因为一直没有巴德尔的消息。就算对方是一个人,那巴德尔七个人就不会打不过回来报告吗?或者是巴德尔已经回不来了,外面的弟兄们全死了。

克雷夫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这些狼人们真是不死心,领头的都死了还要发起攻击。

“所有人,跟我去看看。”克雷夫有些沉不住气了,他觉得很不对劲,因为他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安然无恙的闯进壁垒。

此时此刻,尼加达已经和地下一层监牢的守卫们交上了手。面对对方三人的夹击围攻,尼加达不慌不忙的一下一下应付着。

本来这里有四人看守,已经被她三下重击搞掉了一个,此时三人的压力很大。

后面却浩浩汤汤来了脚步声。

“啊,这是巴德尔回来了?”三人听见,脚步声是从楼梯传来的,于是三人面露喜色。

听见了战斗的声音,我们终于放下心来,尼加达就在前方。

“艾拉,一会你只瞄那个逃跑的就行;阿迪哥,你们绕后;其他人原地待命。”

“看我的吧~”

“说了多少次我叫阿蒂斯!”

战友团便立即展开了行动,不得不说,战友团虽然平时给人的感觉逍遥散漫,但是一旦开起团办起正事,就是一支虎狼之师。

于是我刚走下楼梯,和正在战斗的四人十目相对,后面的人也接踵而至,场面一度尴尬。

“呃...哈喽?”我扯了扯嘴角,冲对方招了招手。

“啊,他们不是巴德尔,是入侵者,他们是同伙!”正在与尼加达战斗的三个银手守卫看到了一群人接二连三地涌了出来,顿时慌了神。

“快撤,不是一个人,而是都来了!”三人撇下正在战斗的尼加达,朝里面跑了进去。

可是他们跑的了么?阿蒂斯和艾可一左一右包抄了过去,也怪他们运气不好,离门口太远,被阿蒂斯和艾可一人截住了一个,撂翻在地,第三个人索性不回头了,死命朝门口奔去。可是这个可怜鬼还没有跑到门口,就被艾拉一箭射中。

可是没死!

本来艾拉的潜弓对付这种杂兵是一箭一个,但当对手反应过来时,那潜弓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艾拉这可不是潜弓暴击,虽然射中了那人的背心,却只带走其三分之二的生命值。

“白痴,快走啊!我们俩拖不住他们的!”其余两个银手自认为已经回不去了,他们离门太远了,又被对手挡在外面,于是秉承着能跑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向同伴同伴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被艾拉射中的银手一个踉跄爬起身,撒腿就跑到了门口。

不能让他跑了!不然银手的首领就知道我们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有备而来。

我刚掏出匕首准备投掷,没想到的是身后一支箭羽比我的动作还快,在银手的后心上追加了第二箭,终于将这名银手的生命清零。

这才不到两秒的空隙,艾拉的动作有那么快吗?我回过头望去。

只见利亚还保持着把弓的姿势,那一箭着实是她放出的。

“怎么样?比你要快吧?”利亚看着我手里的匕首,将弓往背上一背,冲我挤眉弄眼道。

只剩下两个被截胡的银手面露死灰,却还在死命的挣扎,面对一群人的围攻,终究两拳难敌四手,交代在了原地。

这场战斗虽说没有什么难度,甚至像是一场练习,但就我估计,还是多多少少惊动了壁垒中大部分的银手,因为壁垒里面的传声和外面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刚刚的战斗如果是在外面,那么声音会被风声所掩盖,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面就不一样了。

所以也许在我们休息的时候,他们正在备战。

“尼加达,你想干什么?你想我们都陪着你送命吗?”艾拉终于忍无可忍,扯着尼加达的盔甲,使自己能够正视着她的脸。

尼加达喘着粗气喝下一瓶小型药剂,刚才的战斗让她消耗不少,此时她却把眼神撇在一边,不敢正视艾拉。

“这是属于你的战斗吗?你算什么东西?只顾自己的战斗风格一个人往前冲,完全不知道大家在为你擦屁股?”艾拉严词厉色,表情略显狰狞,这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艾拉姐姐,如果是我的话,艾拉姐姐会不会这样训斥我,毫不留情?

“艾拉,先别说话,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威尔卡斯抽出阔剑扛在肩上。

不出意外,对手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现在正在来的路上。

唯一的突袭机会没有了。

我并没有去加责尼加达,此时再说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尼加达心里不好受,她明白自己的过失,她破坏了这次行动的纪律和组织性,暴露了大家。

“好了,尼加达,如果不想死就听我指挥,我们所有人先撤到楼上,就是现在,走!”

拖着四个银手的尸体,战友团众走上了环形的楼梯,在刚刚进来的大厅躲了起来,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都没有露出丝毫气息。

脚步声渐渐变得密集起来,只听见我们刚刚所处的大厅里一阵嘈杂。

“克雷夫老大,刚刚就是在这里,她一个人和四个弟兄交上火了。”

“嗯,这里有打斗的痕迹,他们一定就在附近,搜!”

就在五分钟前,克雷夫接到了这个消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可不像是一个人闹出的动静。于是他将所有弟兄召集,杀气腾腾的朝大厅涌了出来。楼下已经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都在翻箱倒柜的只为了寻找这一个入侵者。

“他们?”这名带路的银手疑惑道,“老大,我不太明白。”

“老鼠,你确定只有一个人进来的?”

“呃...这我不太清楚,但她确实是一个人冲到这里的。”这名被称作老鼠的银手摸着后脑勺回答道,言语里充满了迷惑,刚刚去报信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狼女啊,老大为什么这么问?

“所以我应该把你这个废物砍了喂狼!谁给你的自信以为对方只有一个人?”克雷夫听着听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火冒三丈反手就给了老鼠一巴掌,“跟我上楼,他们不会藏在这里的。”

而听到这里,我不禁对克雷夫的战略头脑异常佩服,不愧是白银之手的老大,管教之严格,处事之谨慎,感官之灵敏,种种迹象都说明了这人绝对是高手。

“准备应战!”我扶额,脑仁疼。既然打不了游击战,那就只能正面硬钢了。

说起正面硬钢,战友团还真没怕过谁。

这不,等交战开始的瞬间,我才知道战友团和银手之间的差距,我终究还是低估了战友团的团队战斗水平。

也许这次战斗根本就不需要我来指挥,只是因为斯科月死了,我来代理他的工作而已,但是这次行动,我真的认为我存在的作用可有可无。

因为前两次基本上是小规模的战斗,战友团寡不敌众很难取得优势。然而这一次,战友团几乎倾巢而出,人数差距再悬殊一个人对两个对手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看着自己的人和接二连三从黑暗里冲出来的敌人交战在一起,克雷夫冷峻的神情慢慢变得惊愕,好像连话都不会说了。

他每天都在教育自己的手下怎么去猎杀狼人,那是建立在对手只有一两个,而自己这边人数很多的情况之下,半个月前所捕获的斯科月小队就是在孤军奋战的环境下被兄弟们抓到的;但是现在面对如此数量的战友团众,他不知道能不能赢,这关乎到白银之手在绞架岩的存亡,保不住绞架岩的领地,即使不被这群狼人干掉,上面那位大人也要活剥了自己。

“噢,狗屎!他们人少,给我包围上去!”克雷夫抽出长剑,与属下们一同卷入了战斗。

于是整个房间内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对手,有的两人对视一眼,见不是自己人,便提刀狂砍。

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我一刀劈在一名银手的盾牌上,补了一脚将其踢开,忙不迭朝身后不断输出的持弓少女喊到:“艾拉,变狼!”

在我们这一行人之中,艾拉是唯一一个施展狼灵变身后具有完全自我意识的个体,所以让艾拉变身是最保守的办法。

变身之后的艾拉如跃无人之境,任何靠近她的银手都会被她一巴掌击退,艾拉的存在就好像完全打开了银手的防线,银手的阵型很快就摇摇欲坠了,而剩余的银手已经溃不成军,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十几个人聚集在克雷夫身边,神情恐惧。

克雷夫似乎气坏了,一记重击击在艾拉身上竟使其后退了两步,朝着剩下的人喊着撤退。

“看起来克雷夫也撑不住了么?”法卡斯三剑劈死一个轻甲银手,将一瓶中型血和一瓶体力轮流灌下。

这场战斗似乎完全一边倒了,没有什么悬念,最终的胜利冲着战友团敞开大门。

而克雷夫,留下几个死侍殿后,带着剩下的人朝楼下撤去。

“跑?哪儿跑?”瘦子彼得和胖子鲍勃明显杀红了眼,绕过这群死侍就朝楼下追了上去。

“不要深追!”我一看慌了,连忙喊道,可是这两个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敌人已经溃败,能追上一个就赚一个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我砍翻一个银手的盾牌手,看到了彼得和鲍勃冲了进去,顿时头皮发麻。

“哎!怎么就追进去了?TMD!快,解决掉他们,去找彼得和鲍勃,这两个死脑筋!没组织没纪律的!”这时我也顾不上什么,朝战友团众喊道。

这两胖瘦组合自然也听到了我的喊声,可是他们毕竟是战友团的老牌成员了,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还会在乎我的规定?

完全不听命令!任务之前就说了要团队行动,这两个白痴非要逞英雄,如果中了陷阱,谁能救得了他们?

都是你带的好头!我朝尼加达冷眼一瞪。

随着克雷夫手下的死侍越来越少,我们得以抽出人手来更深入敌巢,整个队伍分成了两队,一队留下对付所剩不多的死侍,威尔卡斯则带着我,法卡斯,和尼加达冲下楼。

一路上横七竖八躺着银手战士们的尸体,不用看一定是彼得和鲍勃做的,可是等我们跨过这些尸体,找到他们的时候,却看到了如此惨状: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圆形的大坑,足有五人合抱的面积,而在坑的深处却传来惨烈的呻吟声。

是彼得和鲍勃!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