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姑娘chinese

第二十章 劝说天陌

留柏2020-04-14 23:45:03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废弃的小教堂外,突然闪现出一阵因传送魔法反应而产生的强光,几秒钟后,强光消失,只看到一位少女躺在了地上。【】

  牧师袍已经重新穿戴在苏菲娅的身上,可是鲜血把这件纯白的衣裳染红了一半。她用颤抖的手从脖子上取下银制十字架,把它放在流血不止的左手手腕处,苍白的嘴唇褶动了几下,十字架上发出一道温暖的光芒,只见手腕上那条可怕伤痕的周围的肌肉正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进行重生,细胞加快分裂,组织迅速重组,渐渐地,深可见骨的伤痕已经愈合了——虽然并不算是痊愈,但至少已经止了血。

  少女在牧师袍的左袖用力撕下一大块布,将它捆在左手那个刚愈合的伤口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然后用牙齿咬住,绑上了一个紧紧的死结。伤口总算处理好了,虽然并不完美。

  挣扎着想站起来,但突然传来一阵弦晕感,少女下意识地用右手扶住自己的头,由于刚才失血过多,一下子站起来大脑难免供血不足。只见她扶住头的右手中指上戴着一只刻有奇怪图案的戒指——并非苏菲娅平时有从敌人的尸体上搜索战利品的习惯,而是因为她没学过空间传送魔法,面对一个诺大的魔法阵不知该如何启动,只能寻找外物的帮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刚好在弗拉基米尔的遗物中就有这个空间传送戒指。

  苏菲娅闪上眼睛,努力地适应着站立的姿势,她等待着已经不足三分之一的血液补充到大脑上。在她的顽强克服之下,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弦晕的感觉慢慢消失了。此时苏菲娅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教堂残破不堪的门。苏菲娅的心跳动得非常厉害,她感受到,小教堂里面盘旋着一股规模非常小但极其强劲的元素风暴。

  将两把短剑握在手里,苏菲娅小心翼翼地向教堂大门挪动,越靠近大门,她感受到越强大的压力。她知道大门后面是一个可怕的敌人,但是她仍然义无反顾地迈动自己的脚步,她想见到他,想知道这些年来在他身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门被推开了,元素风暴的压力瞬间从里面释放出来,苏菲娅在风暴的压力下差点仰头摔倒——幸好她勉强扶紧教堂的大门。然后,苏菲娅放松自己的神经,努力使呼吸的频率与元素风暴的波动达到同步。

  站稳脚跟之后,苏菲娅从地上捡起了两把短剑,虽然以她此时此刻的身体状况,要战斗的话太过柯刻,然而,她只能这么做了。

  穿过了教堂并不宽敞前院,苏菲娅来到了礼拜大厅,终于见到了她一直在寻找的人。

  “欧文!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原来摆放光明圣神雕像和十字架的地方,现在安置着一个巨大的尸骨王座,那位银灰色长发的少年就盘膝端坐在尸骨王座上,五颗晶石正围绕着他飞快地旋转,元素风暴也是以他为中心聚结起来,他正闭上眼睛,聚精汇神地进行着某种冥想,对苏菲娅的话置若罔闻。

  并不甘心的苏菲娅跨过一排排倒卧在地上的长凳,顶着强大的压力一步步接近尸骨王座。然而在她走到尸骨王座不足二十步时,刚才没有被察觉的安放在礼拜大厅内两边的十二只石像鬼突然像感应到了什么,一起向苏菲娅扑过来。

  苏菲娅连忙挥动起两把短剑,正面迎战石像鬼。

  *******************************************************************************

  “看来这些年轻人已经和卜约斯直接交锋了,真有趣。”在小教堂外面,一名男子坐在一幢较高的民宅房顶上,以一种看戏的神情通过窗户看着教堂里发生的一切。

  他身穿着圣骑士的战甲,背后却挂着一件纯黑的披风。在十二位圣骑士中,戴纯黑披风的只有一人。

  “尽全力地战斗吧,小鬼们,最大限度的给我削弱卜约斯的力量。”屋顶上那个人嘴角挂上冷笑,笑得令人心寒,“这些小鬼到底能前进到哪一步呢?很期待啊。”

  *******************************************************************************

  “我们赢了吗?”战斗已经结束了,望着遍地破碎的骨架,这名士兵甚至还没有从紧张的战斗状态中恢复过来。

  “是的,我们赢了。”戴维斯轻轻地拍了一下这位部下的肩膀。

  他的这一翻话,使在一遍狼籍的战场上,所有活着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随后……

  “噢……耶!”欢呼声瞬间暴发出来,这是军人们庆祝战胜敌人后的喜悦。士兵们将武器高高举起,他们之中有些人相拥而泣。这场胜利来之不易,这支军队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几个小时前还跟他们一起谈笑、一起欢乐的熟悉的战友,如今大部分已经成为尸体,倒卧在自己的脚边。这些存活下来的士兵们百感交集。

  不管怎么样,能在战斗中活到最后的士兵,都是最精锐的战士,他们将来在戴维斯的大军中,每个人都成为了相当重要的骨干。

  *******************************************************************************

  苏菲娅的身体被打得横飞出去,连续撞倒了几张横翻在地的长凳。

  她本来就已经极度贫血,不适合长时间的战斗,尽管在这之前,她给自己加持了可以提升体力和速度的祝福系光明魔法,但是仍然弥补不了由于大量失血而造成的战斗力损失。而且苏菲娅在战斗中非常小心不让自己受伤流血,因为她已经再也受不起任何失血的代价了——然而,这正犯了战士之大忌。任何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都知道,在战斗中越是避免受伤,就越容易受伤。

  在十二只石像鬼的轮番攻击中,苏菲娅只有抵挡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她先是左手反握的短剑被缷下,不久之后右手正握的短剑又被打飞,失去了两件武器的苏菲娅情急之下,操起身边一张长凳,艰难地抵抗着石像鬼的攻势。

  然而长凳仅仅是阻挡了一些时间而已,当木制的长凳变成四处飞絮的木屑之后,手无寸铁的苏菲娅毫无悬念地被击飞。

  眼看张开利爪的石像鬼向自己猛扑过来,已经失去了逃跑和战斗的体力的苏菲娅悲观地闭上了眼睛--然而,意料之中被石像鬼的利爪撕裂肌肤所产生的疼痛感并没产生,相反,是一具软弱的**所带来的温暖体热。

  苏菲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用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小蛮腰,苏菲娅向上望去,这个男人正是朱利安。

  “朱利安,是你救了我?”苏菲娅挣扎着想站起来,她曾经发过誓,不会再倒在第三个男人的怀里。

  “别担心,我们在这里很安全。”朱利安察觉到苏菲娅的挣扎,他反而更加用力地搂住她腰,并对她报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朱利安的举动令苏菲娅怔了一下,此时她才发觉到,现在的朱利安跟平常好像有些不同,在他的眼里,已经看不到那招牌式的坚毅与热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看破红尘的空灵——而且这种眼神,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随后苏菲娅向周围望去,发现他们正坐在礼拜大厅以外的前院里。

  “为什么……”苏菲娅对石像鬼为什么没有追出来感到奇怪。

  “它们不会出来这里的。”朱利安似乎知道苏菲娅想问什么,他还没等她把问题说完,就已经回答了,“这些石像鬼是卜约斯设下的最后一道防线,它们只会对进入其守卫区域的敌人进行攻击,我们离开了它们的守卫区域,自然不会受到攻击。”

  “我们必须阻止欧文,”苏菲娅站起来,望着坐在礼拜大厅里面尸骨王座上的少年,对朱利安说,“我感受到有一股可怕的黑暗魔法在他身体上形成,要尽快阻止才行,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朱利安摇了摇头,平静地说:“已经晚了。”

  正在朱利安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道强大的魔法能量从银发少年身上释放出来,在围绕着尸骨王座四周的元素风暴将小教堂的屋顶揭翻,直接冲上了天空,变成一股巨大的黑暗魔法能量,迅速覆盖了整个天空,天色骤然暗了下来,白天瞬间成为黑夜。

  “黑暗绝对领域!”苏菲娅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可怕的魔法结界,与前天在格维瓦城堡出现的那个“黑暗绝对领域”相比,现在的“黑暗绝对领域”规模更加庞大、威力更加可怕。

  *******************************************************************************

  “怎么会这样?一下子突然天黑了。”士兵们对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大惑不解。

  “糟糕!是那个魔头,他终于动手了。”戴维斯心里顿时凉了一大片,他之前就见识过“黑暗绝对领域”的恐怖。

  此时,在地上的满地碎骨居然自动聚合,很快,一个又一个的骷髅兵在目瞪口呆的士兵面前重组,骷髅兵在强大的黑暗能量的影响下重新聚灵,一支好不容易被打倒的骷髅军团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复活了。

  “不会吧!”士兵们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在发生,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有不少人精神几近漰溃当中。

  “重组阵形,准备作战!”现在只有戴维斯一人仍然相信他们会最终获胜,他下达了与骷髅兵重新战斗的命令。

  朱利安,现在就要靠你们了,再创造一次奇迹吧!

  *******************************************************************************

  “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它终于回来了!”尸骨王座上的少年站了起来,手舞足蹈,“那该死的封印终于打破了!这就是我的全部力量,多么的强大,哈哈哈哈……”他站在王座上,狂暴地笑了起来。

  “爬得越高的人,摔下来就伤得越重。别再沉浸于那虚无的力量中了,卜约斯。”一把稳健的声音从礼拜大厅外面传进来,只见朱利安正一步一步走向尸骨王座,苏菲娅跟后面,亦步亦趋。

  “不,欧文,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苏菲娅看见尸骨王座上全身缠绕着邪恶黑气的欧文,不禁以手掩脸失声呼喊道。

  这时,处于狂喜状态下的卜约斯稍稍平静下来,发现了闯入到礼拜大厅里的两人:“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两个人突破了五大天王的防御来到这里,他们那几个废物!”

  “不是这样的,欧文,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苏菲娅几乎用哭着的声音向王座上的少年喊道。

  “哭哭啼啼的太难看了,给我消失吧!”卜约斯黑袍一扬,一股黑色扑向苏菲娅。

  朱利安抱起了苏菲娅跳离原位,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欧文,你居然这么绝情,一碰面就痛下杀手。”苏菲娅望着地面上被黑气分解得无影无踪的长凳,无不伤心地流下了热泪。

  “你快离开,这个敌人不是你可以应付的。”朱利安抓住她的肩膀对她说,“给,这是你们一直在寻找的解药。”然后,朱利安将一株白色的彼岸花放到苏菲娅手里。

  苏菲娅接过花朵,然后呆呆地望着朱利安:“你想一个人对付他吗?你不是他的对手。”

  朱利安嘴唇一弯,露出一个微笑,这个微笑曾经是多么的熟悉。

  “放心吧,苏珊,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苏珊?他怎么知道我在多年前曾经用过的一个假名?

  .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